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你的位置:首页 » 全部文章 » 正文

叶韦彤怎样挽回一个不回家的男人?-言情迷天团

选择字号: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:2019年03月16日 | 作者:admin | 1人浏览

叶韦彤怎样挽回一个不回家的男人?-言情迷天团

叶韦彤

“秋秋,你找我?”夏初拖着长礼服推开门,话音还没有落下便看到床上交织的两人。
“唔……正修你轻点,疼……”这样魅惑的声音竟然是南若秋发出来的?
夏初愣愣的站在原地,一时间还没有消化过来看到的事情。
她的男朋友竟然和她最好的朋友在床上翻云覆雨!南若秋修长的腿还缠在他的腰间,盛正修的脸颊布满了汗水。
“夏夏……”南若秋伸出白皙的手抵在男人精壮的胸膛,似乎想要推开,不过这个动作怎么看都有些欲拒还迎的味道。
“初儿?”盛正修的眸光似乎有些涣散,看了看身下的人,又看了看夏初。
“盛正修,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?果然是一个大惊喜!”夏初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,扬手便是一巴掌甩来。
今天是她满十八岁的成人礼,这个男人昨晚还甜言蜜语说要给她一个大惊喜,这个惊喜果然很大!
“夏夏,对,对不起,是正修他非要……我,我挣扎不了……”南若秋眸中含泪,分明是她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,她竟然还这般楚楚可怜的模样。
夏初从未这么恶心过,“这个男人我不要了,你随意。”她强忍着悲伤冷冷道,说完夺门而出。
“初儿!”她听到房间之中传来盛正修的声音,她已经落荒而逃。
并没有看到那看似娇弱的南若秋眼眸之中却划过一抹得逞的意味,夏初,好戏才开场。
出门的那一瞬间她的泪水夺眶而出,她不要命的奔跑,想要将那肮脏的画面甩开。
她还没来得及伤心,有两人朝她冲了过来,夏初被两个男人架着往一间房拖去。
突然的挟持让夏初手足无措,“放开我,你们是谁?敢在夏家放肆!”
男人的脸上却是淫邪的笑容,一把捂住了她的嘴。“夏小姐,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听话,一会儿我会怜香惜玉,否则有你受的。”
这走廊的人呢?夏初用尽全身力气挣扎,余光扫到转角处站着的夏蕊蕊。
她的眼睛猛地绽放出一抹希望的光彩,“呜呜!!”
可是那个身穿粉色公主长裙的少女却朝她走来,嘴角挂着甜甜的笑容:“姐姐,好好享受哦。”
夏初犹如被人当头棒喝,身体越来越软,而且还有燥热的感觉,她被人下药了!
从她出现开始的那杯香槟,然后南若秋的短信,到她伤心欲绝跑开,出现的两个男人。
原来一切都是她们设下的计,她被人拖到了房间之中,耳边响起男人恶心的声音:“先脱了她的衣服给她拍几张我们再玩。”说着便拿着手机咔咔照了几张她香肩半露,衣衫不整的样子。
“你先玩,我去关门。”另外一个男人朝着门边而去。
夏初知道自己再这么下去就完了,不顾一切拿起台灯朝着身前的人砸了下去。
看着窗户是开着的,这里是一楼,她想也没想就跳了下去。
可身体越来越软,她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,只得拼命往前逃。
这里正是古堡的后花园人迹罕至,就在夏初觉得自己没救之时,一头扎进了一人的怀中。
“救,救我!”
男人看着栽倒在他怀中的女人,眉头因为惊恐紧紧皱在一起。
眼角还有刚刚流过的泪水痕迹,原来洁白的裙摆刮了一身的落叶和泥土。
女人的鞋子早就不知道去向,真是狼狈又可怜呢。
男人的手冰冷从夏初小脸上抚过,声音邪魅道:“我救人可是要报酬的。”
夏初身子一抖,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。
她咽了咽唾沫,想着身后的那两人,眼眸突然变得坚定异常。
“好,我给你报酬。”以她夏家大小姐身份又有什么给不起的?
“很好。”男人突然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对旁边的人道:“善后。”
2.2米的华丽欧式大床上,夏初浑身燥热,她看着站在床边身穿得黑色西装的男人。
男人身材高大,英俊得一塌糊涂,脸部线条犹如石膏塑像镌刻般硬朗。
眉宇之间却笼罩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,薄唇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。
就那么站在床前居高临下俯视她,看到夏初的脸色潮红,很明显就是被人下了药。
“我来取报酬了。”男人扯掉自己的领带,脱掉上衣。
夏初根本就不知道他说的报酬会是自己!
从未经历过人事的她吓得连连后退,“我,我可以给你钱。”
“你觉得我会差钱?”男人俯身在她身上,小白兔的表情很好看呢。
“我……”夏初害怕得语无伦次。
“既然今天是你的成人礼,那我就让你真正成年……”男人的唇直接落在了她的耳畔。
感受到女人的敏感,嗤笑一声:“真是敏感呢。”
“住手!!!”夏初像是一只小兽开始发出嘶吼之声。
“小丫头,这么坚贞做什么?你的男人现在可在和别人风流快活。而你的好姐妹南若秋联合夏蕊蕊设下了一出戏,想要拍出你和其他男人在床上的照片。
你的后妈更是联系了上百家媒体等着曝光,别说给你夏家的股份了,以后你恐怕做人都很难吧。”
男人轻描淡写说出了几句话却是让夏初心中冷颤,想到之前那几张照片,虽然衣服没有被脱掉,但要是曝光也算是丑闻了。
“你是谁?怎么知道这么多?”她冷冷的朝着男人看去,这张脸有些陌生,她根本就不认识。
“我啊,不过就是一个过路人罢了,小兔子,你说你该怎么办呢?”他的手暧昧的抚过夏初红润的脸颊。
“我该怎么办?”夏初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,意识也越来越不清楚。
“不如,你求我,我就帮你。”男人魔鬼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。
“我求求你,帮帮我……”夏初已经失去了所有理智。
话音刚落,男人以吻封缄,火热席卷了夏初的身体。
那个夜晚是她此生最难忘的一个晚上,她竟然和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缠绵一晚。
他就像一只不知疲倦的兽,席卷了她身体每一寸肌肤,让她彻夜难眠。
她眼中带着冰凉的液体在枕上晕染开来,在心中刻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名字。
豪华的欧式大床上,女人裸露在外的肌肤青紫斑斓,随着那卷曲浓密的睫毛轻颤几下,眼眸缓缓睁开。
“嘶……”才动了一下她才发现整个身体像是散架了一般,记忆袭来,她猛地从床上坐起。
丝被滑下,她看着自己那光裸的肌肤上面的痕迹,昨天的一切都不是梦!
而那个神秘的男人也早就不知去向,夏初拖着快要散架的身体走向了浴室。
水幕淋下,她的脑中全是昨晚发生的一切,手指深深嵌入了掌心之中。
她虽然是夏家大小姐,但妈妈很早就死了,爸爸又娶了一个后妈。后妈还带了两个孩子,一男一女。
那时她太小还不懂,后来长大了才知道爸爸在妈妈死之前就出轨了,懂事起她就对爸爸疏远。
虽然她心中恨着那几人,但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害她们。昨天是自己十八岁生日,按照惯例她在成年礼之后会获得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。
也许就是为了不让她得到股份后妈才设下了一个计谋,让她身败名裂得不到股份。
而南若秋和盛正修的事情更是晴天霹雳,夏初看着掌心被自己掐出的血痕。
她的眸光蓦然变得阴冷,既然全世界都背叛了她,那从今往后,她谁都不要!
这些今天害过她的人,她一个都不会放过,她会将自己遭受的一切全都原封不动的还给她们!
换上干净的短裙,但也掩饰不了她手臂还有颈项的痕迹,那个男人是属狗的不成?
这个房间十分陌生,昨晚后来的事情她都是模模糊糊的,他将自己带到了什么地方她都不知道。
才开门,门外便站着一位女仆,恭敬的问道:“小姐,饿了吧?”
夏初看着这个巨大的别墅,应该和夏家古堡差不多大,但内饰装潢却十分新,应该是近年来的新房子。
“小姐,晚餐已经准备好了,先下去吃吧。”
“可以给我一个平板电脑吗?”
“小姐请稍等。”很快女仆便拿来了一个平板递给她。
夏初赶紧打开新闻网,手指微微颤抖,万一曝光的是昨天她狼狈不堪的照片怎么办?
谁知道映入眼的巨大横幅却是夏蕊蕊被打了马赛克的裸身照片,她的神态迷离,身上还压了不止一个男人。
横幅标题就是豪门千金不雅照曝光,行为放荡不堪入目!
不过一晚上那个男人就扭转了乾坤,夏初放下平板,女仆却拿着电话过来。
“小姐,先生的电话。”
直到现在夏初还不知道他的身份,“喂。”她的声音还有些嘶哑。
“看到新闻了?”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。
“嗯。”夏初想到昨晚他做的一切,这个报酬可不小!
“留在我身边,我会替你夺回一切。”男人似乎早就摸透了她想要报仇的心思。
夏初低垂的眸光闪动,在沉默了一下之后回答:“好,不过我想要先回夏家一趟。”
“可以。”男人虽然只有两个字,但语调之中明显有些高兴的意味。
吃完了饭夏初就被人送回了夏家,外面已经全黑,她居然睡了一天。
在车上她就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,那个男人虽然帮了她却也取了报酬。留在他身边,以情人的身份么?
她冷冷的嗤笑,这个仇她要亲手报。
可是她明白这些年夏家的一切都掌握在后妈手中,自己想要报仇谈何容易。
这一次她失败了很有可能会再找机会对付自己,自己现在的力量太过薄弱。
“爸,我想去国外读大学。”这是她唯一想到的办法,她需要时间成长。
夏醇并不在意她这个女儿,加上刚好爆出了夏蕊蕊的丑闻,他心烦意乱也就答应了。
夏初走得很匆忙,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,看到她手机中满是盛正修的短信和未接来电,她只觉得很讽刺。
拔掉卡扔进了垃圾桶里,离开的那天谁都没有来送她。
只是回头的那个瞬间,她看到有个气急败坏的男人追来,她看着他,轻轻勾起嘴角然后决然离开。
美国华尔街。
阳光洒落在玻璃大楼之上,透着冰冷的光芒。
一个男人推开公寓的门,抱着一大摞文件进来,正好听到浴室传来的水声。
浴室门打开,一抹妖娆的身影走了出来,女人修长的美腿在浴袍之中若隐若现。
“来了。”女人扫了一眼来人,毫不在意拨弄着自己的长发。
“这些是需要你签字的。”男人甩下手中的文件。
“不急。”女人似乎没有一点兴趣,无聊的摆弄着手中的iPad。
她点开的网页正是国内最热新闻网,妖娆的手指一点,一个视频弹了出来。
视频中那张俊颜映入瞳孔,一位女记者正在采访一人。
女记者笑容如花,“看盛总气色这么好,想必喜事将近了吧?”
男人表情挂着一抹得体的微笑,绅士道:“是的,下月十五是我和若秋的订婚party,到时候请各位媒体赏脸参加。”
“盛总你真是太客气了,你和南小姐是圈子有名的神仙眷侣……”女记者的声音渐渐飘忽。
“初,你没事吧?”一旁的人紧张的看着夏初,那个人永远是她心上的一道伤口。
夏初一口饮下了酒杯中所有的酒,嘴角妖娆一笑:“肖阳,我怎会有事?替我安排一下,今晚回国。”
“好。”肖阳知道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,唯独这一件不行。她这三年处心积虑,为的就是今天。
“夏总,三个月之前我就准备好了,这一次回去需要通知夏家么?”他也正色道。
“通知他们做什么?继续暗杀我么?嗤……这一次我就以交换生的身份回去。”
“是。”
夏初站起身来,收敛了脸上的魅色,严肃道:“肖阳,公司就交给你了,你知道这是我三年的经营成果,交给谁我都不放心,只有你……”
很少会听到夏初会用这样的口气说话,肖阳的脸色也是少有的认真,“我知道,你放心去做你想做的,这里有我。”
“谢谢。”她轻声道谢。
当天夜里,她踏上回国的飞机。
机场VIP通道处早有一人在等候,“夏总,我是来接你的小莫。”
夏初摘下墨镜,“走吧。”比起三年前,她可是脱胎换骨的变化。
十八岁那天改变了她整个人生轨迹,原本想要向她求婚的男人却跟她的闺蜜滚到了一起。
她的家人为了夺走她的股份设下诡计陷害她。
而那个打着帮她幌子的男人,更是没有安一点好心。
所有人都是一肚子的坏水,不过自己在美国摸爬滚打这些年,早已经变得比她们更加黑暗。
夏家目前还不能回去,她那个软耳根子的爸爸已经习惯了小三的耳边风。
在美国的这些年更是没有给她打一分钱,想要她自生自灭。
知道她没死,那人买通了不少人想要除掉夏初,幸好她命硬才逃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追杀。
小莫开着迈巴赫准备去附近的酒店。
“送我盛豪酒店。”
“可是肖总说了绝对不能去这个酒店。”小莫还记得肖阳千叮咛万嘱咐,绝对不能让她去。
没想到夏初自己倒是提了出来,盛豪是盛正修的地盘,肖阳是好心让她不要睹物伤情。
夏初眸光淡淡,也太小看她了,此番回来,她便是要让三年前的那些人付出惨痛的代价!
如今的她百毒不侵,又何须害怕一个盛正修,当年喜欢他不过是小女生纯纯的爱恋。
三年未见,不知道他是不是还会记得自己呢?呵……
“我说去盛豪。”她强调了一遍,分明是微笑着说这话的,怎么落在小莫耳里就是这般的阴森。
“好。”小莫只得调转了车头。
酒店大厅中,小莫办理好了入住手续,递给她一张房卡便离开了。
她利落的起身,拿了房卡就朝着电梯走去,刚刚走到电梯门口,她的余光扫到一人正从正门进来。
迎面走来的人身着一袭剪裁得体,烫熨服帖的深色西服,温润如玉的脸庞比起三年前多了几抹成熟,仍旧是那般的耀眼夺目。
盛正修,想不到我回来遇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你,夏初见他的眸子有些涣散,认识他这么多年,她当然知道他是醉了。
要是以为她会哭哭啼啼跑去问他当年为什么要那么对她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看着他慢慢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,夏初躲到一旁的盆栽之后。
盛正修径直按下了电梯,直到电梯门合上夏初才出来。
看到数字直接在28层停下,28层是他专属休息套房,看来他今天是不打算回家了。
一个计划油然而生,不如就拿他先试刀吧。
盛正修向来习惯保留隐私,整层楼都没有监控。
夏初从卡包里掏出了一张卡,不知道这门换了没有。
她试了试,门发出了轻微的声音竟然开了!这三年他没有换过房间,还是保留着原来的一切。
夏初看着手中的卡,心中却没有一点感叹,她直接推门而入。
果然他还是和以前一样,醉酒之后就不省人事,连领带都没有拉开就躺在大床上酣睡。
要是从前看到他这个样子,她只会贴心的照顾他,现在她做的事情只有一件。
飞快将盛正修的衣服给扒了,看到他精壮的上身,三年前他大汗淋漓在南若秋身上挥洒的那一幕再次出现。
夏初的眸光变冷,“初儿!”盛正修突然拉住了她的手,吓得夏初身体一抖。
她小心翼翼回头,发现他并没有醒来,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。
怎么和自己在一起的想着她,现在和她在一起了又在念着自己么?
盛正修,我要你身败名裂!她一把拉开了自己的衣服同他躺在一起。
白色床单盖着两人,刚好只露出了胸上的肌肤,夏初放下了自己的头发。
小鸟依人的躺在男人怀中,散落的长发正好遮住了她的脸。
连着摆了几个姿势照了几张,这才转身离开,眼中没有一丝眷念,离开的时候没有关门,刻意制造一个假象。
夏初本以为再次见到他会做出不理智的举动,事实证明她冷静得让自己都觉得害怕。
也许是对他们的仇恨已经到了她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地步。
做完了这一切她竟然有那么一丝丝的小兴奋,当年南若秋在背地里捣鬼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和她现在一样?
她换了一部手机,压低了声音道:“是凤影娱乐么?”
“是的。”对面显然是哈欠连天。
“我手中有个大新闻想要投稿。”
“谁的新闻?”对面听说投稿立刻来了精神。
“盛正修。”她一字一句道。
对方一听到这个名字瞌睡完全醒了,现在A市谁不知道他马上就要订婚了,而且未婚妻还是女星南若秋。
要是现在能够有他的消息,这个消息一爆出来肯定会立刻登上头条。
“小姐你贵姓?方便的话我们可以见面详谈吗?”
和那主编说了一些事情她才匆匆挂了电话。
这么好的消息要是先被别人知道那多没趣?夏初将照片匿名发到南若秋父母手机之中。
当年她一度觉得那两人有多和善,南家也是财阀家族,可谁知道这里面也有那两人的参与。
后来她专门让人调查过当年的真相,南家看中了盛正修的家世,南若秋更是早就对盛正修心生喜欢,当年的那件事就是南家和夏家合伙设计的。
只有自己这个傻子傻乎乎的被所有人蒙在鼓里!
既然要玩,那就好好的玩一场吧。
地方约在了夜场,总编也觉得奇怪,一般像是谈事不都应该在安静的场所?
当然夏初也有自己的打算,夜场人多混杂,光线昏暗。
她混进了夜场之中,性感的吊带和热裤,一进场子就吸引了众多视线。
从前的她天真、单纯、就是一只小白兔。
三年的历练,她冷漠、妖娆、是一只妖狐,没有男人能够抵抗她的魅力。
这样的她又怎会让人猜到她会是三年前夏家的大小姐,她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所以刻意营造另外一个形象的自己,她才会约在这样的地方,混淆主编的视听。
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,她坐在吧台点了一杯酒,烈酒像是刀锋刮过她的喉咙。
三年前的她根本就不会到这种地方来,而如今她性情大变。
总编还没有来,她的烟瘾却是发作了,最悲催的是还没有打火机。
夏初旁若无人的走近男厕所,隔间里面听到有一点动静,她敲了敲门。
“兄弟,借个火。”
可此刻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里面是谁,厕所里面的男人脸色潮红。
眼眸像是冰雕一般森冷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的寒意。
该死的,竟然敢对他下药,那女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,以为这样自己就想要动她了?
他正准备将胃里的东西给吐出来,可那药早就已经起了作用。
男人浑身燥热无比,身体只有一个冲动,就当他打算跟马桶死磕到底之时。
“兄弟,借个火。”一道冰凉的女声响起,仅仅只是五个字却点燃了男人所有的情欲。
三年前的记忆苏醒,时隔三年他竟然从未将她的声音忘记。
那一晚蚀骨销魂的感觉让他现在都记忆犹新,当年逃跑的女人竟然回来了。
男人嘴角勾起了一抹邪恶的笑容,“借火没有,借种倒是可以。”
夏初的声音他从未忘记,他的声音对于夏初来说更是深刻。
一个陌生的男人竟在她的成年礼要了她,那一夜的翻云覆雨、邪恶声音深深刻在她的脑海深处。
即便是她想要忘,也从未有一天忘记过,甚至每次午夜梦回她都会大汗淋漓的醒来。
恶魔!
她刚想跑却已经来不及,被男人铁钳般的手直接拽进了门里。
男人抵住门,三年不见,她做梦都没有想过两人再次见面会是在这样的场景。
“女人,敢从我手中逃走的你是第一个,我最不喜欢欺骗。”恶魔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。
夏初妖娆一笑,当真以为她还是当年的小白兔?
她看到男人气息浓厚,面色潮红,和自己当年的样子一模一样。
“啧,还真是风水轮流转。”她倒是没有了之前的担心。
“是啊,三年前我救了你,不如今天你救救我?”男人邪魅着朝她靠近。
这具让他蚀骨销魂的身躯近在咫尺,不是梦。
夏初明显比起之前出落得更加美丽,关键是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妖气吸引着他。
三年前她穿着拖地长礼服,打扮得像是高贵的小公主,三年后她穿着黑色蕾丝吊带和短裤。
她妖媚却不风尘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。
“别动,你也不想被人听到吧。”男人将她抵在了门边,还记得从前的她是那么害羞和青涩,断定胆小的她会害怕被人听到乖乖听自己的话。
火热的身体压向了夏初,一双手更是不安分在她肌肤之上游离。
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小白兔惶恐的样子了,三年前那一晚的记忆更是刺激了他的身体。
夏初看到男人眼中的火热,那是对她毫不掩饰的情-欲。
耳畔可以听到外面有人进来的声音,甚至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会让男人觉得刺激。
夏初没有惶恐和害怕,反而双手攀上了男人的脖颈,身体紧贴着男人。
性感的红唇凑到了男人的耳畔,若有似无擦过他的耳朵。
她是故意的!耳朵是每个人最敏感的地方,男人也是如此。
尤其是在吃了药之后的男人身体比起以前变得敏感了数倍。
她不过是从他耳边摩擦的小动作便已经让男人身体一阵战栗。
男人的手好似燃烧的火焰,温度越发升高,看样子他已经忍不住了。
“我要你,就现在!”
未完
今夜是否会同三年前一样?夏初该怎么做?她准备好的新闻又如何交出去呢?
长按指纹
阅读全文

标签:

网站分类
文章归档
友情链接